EN
当前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华软资本董事长王广宇浅谈并购对于中国经济转型的影响力

浏览:624次 | 最后更新:2016-01-27

        2016年1月26日,供给侧改革与中国经济转型论坛在清华大学举行,论坛由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清华大学经济学研究所、经济学家周报、中国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联合主办。华软资本董事长王广宇先生代表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发表了题为《并购在中国经济转型中的价值和风险》的主题演讲。他指出:并购是金融与实体经济结合的实践,通过并购,能够实现以市场化运作优化资源配置,改善产业供给侧,解决部分过剩产能行业向优势企业集中,能够提高企业的市场竞争力。

以下是演讲实录:

尊敬的管益忻主编、刘涛雄所长、贾康院长,女士们、先生们:        

        大家下午好!

        非常高兴代表会议主办方之一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致辞,我是华软资本管理集团的王广宇,也是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的副理事长。自2013年成立以来,“中国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作为我们设立和管理的经济学术研究平台,坚持“求真务实融汇古今,开放包容贯通中西”的基本理念,以战略性、法制性、国际性、实践性思维,致力于通过构建跨界合作,对中国改革开放予以理论阐释和积极建言。目前,从党中央国务院到各级地方政府对于供给侧改革的思路已日益明确,各项落实工作也逐步展开。期待在未来一段时间,供给侧改革从单纯的理论探讨,成为中国经济转型的有力支撑,带动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增长。

        今天的会议主题是《供给侧改革与中国经济转型》,企业家和经济学家当下有一个共同关注的题目就是收购、兼并和合并投资,简称并购(merger and acquisition ,M&A)。结合本人的金融实践体会,简要谈谈“并购投资在经济转型中的价值和风险”这一话题。

        并购是指一个企业购买目标企业的全部或部分资产或股权,从而影响、控制目标企业的经营管理,主要有兼并、收购和合并三种形式。并购的价值在于,第一、实业者从从商业模式进化和创新看,目前还没有比并购更迅速的“弯道超车”工具,可以带领企业进入一个新的相关领域;第二、从资本市场看,投资者通常青睐有并购和“外延式”增长能力的公司,资本市场往往给予并购高估值。第三、宏观分析中,并购也往往与各经济体的增长及结构密切相关,比如并购活动呈现出显著周期性特征。

        并购因其产业整合效率高,数量规模庞大,市场化运作等特点扮演着关键性角色。我国的市场边界正在持续且显著地发生变化。一方面经济存在结构性产能过剩,并购整合的需求高;另一方面,政策导向明显指向拓宽市场边界和推动整合。伴随着注册制逐步落地,金融改革不断深化,在传统行业面临需求不足,产能过盛,能源消耗,环境污染等问题时,并购通过市场化运作优化资源配置,改善产业供给侧,解决部分过剩产能行业向优势企业集中,能够提高企业的市场竞争力。

        据Dealogic统计,2015年全球兼并与收购交易总额迅猛增长到5万亿美元,较上年增长39%,美国总交易金额约为2.3万亿美元。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并购领域与美国相去甚远。中国2015年并购交易规模创历史最高,约为5688亿美元,但相比之下,美国GDP为中国的1.64倍,股票总市值约为中国的3倍。整体看,并购的现状与中国经济和资本市场的发展尚不匹配。究其原因,并购市场上最活跃的买方上市公司、交易方私募基金等、融资方银行和信托等机构,均受到政策的过度制约,导致标的主体、交易时效,资金融通等方面被严格束缚,最终阻碍了兼并与收购业务未能得到与经济体量相配的发展。2014年3月《国务院关于进一步优化企业兼并重组市场环境的意见》中对减化并购审批程序、推动优势企业强强联合、实施战略性重组;消除跨地区兼并重组障碍;清理市场分割、地区封锁等限制做出了明确规定,目前还需要落实。

        展望未来,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国企改革的深入推进,资本市场快速发展,并购重组将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应当重视以下问题或风险:

        第一是重视并购的整合风险。并购失败的比例非常高。在2015年全部A股公司公告1444件并购重组事项中,已经完成实施的421单,只占全部公告事件的28.8%。从失败比例来看,仅被监管部门否决、中止、停止实施以及取消计划的数量占比19.3%。

        第二是重新评估企业的“商誉”价值。商誉是并购方支付的超出被并购方的净资产或公允价值的部分,“商誉”的判断代表并购方的价值主张。从股东价值看并购中产生商誉是不可避免的,只要总市值的增量持续远远超出商誉,并购本身就达到了为股东创造价值的目的。但A股中一批上市公司的商誉减值的压力较大,应引起投资者的注意。

        第三,应关注国企改革中的并购重组主题。在国企改革与供给侧改革的双轮驱动下,央企、国企的并购重组将加速,也将刺激2016年更大范围的企业重组和资源整合。

        第四,高度重视跨国并购,深入有序引导。联合国贸发组织的数据显示,2015年流入发达国家的FDI较上年强劲反弹,流入美国的FDI达3840亿美元,是中国大陆地区吸引外资的3倍多。发达国家FDI流入量的强劲增长,主要由跨境并购(M&A)驱动,只有很少的比例是来自于生产行业的绿地投资。中国企业进行国际并购投资极其活跃,呈现出数量多、金额大、涉及行业和国家广泛等特点。未来要落实完善跨国并购相关政策,鼓励具备实力的企业开展跨国并购;规范企业海外并购秩序,加强竞争合作;同时也应鼓励外资参与我国企业兼并重组,包括正确引导海外上市中国企业大规模回归等。

        第五是高度重视并购重组中的法律风险。密切关注并购重组中可能出现的风险、问题和矛盾,其一是提高经营者集中反垄断审查效率;其二是对“忽悠式”重组、“跟风式”重组、虚假重组等加强监管;其三打击利用并购重组进行内幕交易、市场操纵、利益输送等违法违规活动。

        并购是金融与实体经济结合的实践。以辉瑞制药1500亿美元收购艾尔建、facebook收购虚拟现实企业oculus,戴尔并购数据储存巨头EMC,壳牌并购BG、陶氏化学和杜邦合并、中国化工收购先正达、联想收购摩托罗拉移动、滴滴快的合并、携程收购去哪儿、赶集网与58同城合并等为例,并购在医药、能源、化工、电子信息、互联网、旅游服务等各领域推动了产业升级,提高了效率,创造了价值。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一项在于实体经济与金融供给侧的联动发力,体现在并购这个课题中,两者的结合必不可少。相信未来金融机构通过并购会为实体经济的转型输入更多健康血液,更希望政府在制度供给方面能迅速跟上发展的需求,为促进并购、推动转型提供保障。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