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   近日,华软资本与北京天之华软件系统技术有限责任公司签署投资协议,加速大数据应用细分领域战略布局。

      天之华以提供大数据应用分析软件为主营业务,主要面向政府、市政、热力、金融保险、汽车、电商等行业,提供地理信息系统、商业智能、文档数字化和保险行业应用等技术领域的全面解决方案。目前,天之华的软件系统在安监、应急、财税等公共政务细分领域以及数据中心建设、智能分析系统等商业细分领域有着广泛应用。天之华参与研发建设了北京市热力集团的基础数据中心及智能热网系统,通过大数据系统对城市的热力传输、管线部署等进行调度,该系统属全国首例,具有向各地延伸发展的示范作用。

      根据易观智库预测,2015年中国的大数据市场规模突破100亿元,2016年至2018年国内大数据市场规模将维持35%以上的高增长。在政务管理、公共事业管理、企业管理等领域,大数据共享市场的新型应用层出不穷,整个行业将进入高速发展模式。

      一直以来,华软资本聚焦国家战略新兴产业,在新一代信息技术领域有着丰富的行业资源和充分的投资实践。本次携手天之华,希望以资本力量加速其产品布局和市场推广,并推动天之华积极对接资本市场,获得更大的发展加速度。

     

     
  •   “第二届中国制造2025高峰论坛暨中国制造十佳品质评选颁奖盛典”于2016年11月13日在北京举行,华软资本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王广宇出席并发言。他认为唯一能穿越经济低谷的不是自然资源,也不是货币和黄金,只有技术革命。如果不能够坚持这一点,中国的制造就会变成他国的制造,中国的优势就会丧失。

    以下是演讲实录:

      各位嘉宾下午好!我是华软资本的王广宇。各位嘉宾就中国制造2025这个主题,从宏观、现状、政策和发展路径等等进行了演讲。结合本职工作和市场实践,想和大家分享一下对智能制造和投资方面的一些研究感悟。

      首先,发展智能制造产业,推动传统工业转型升级,是中国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选择。唯一能穿越经济低谷的,不是自然资源,不是黄金货币,是技术革命。不坚持这条,中国制造就会变成他国制造,我们的优势就会丧失。不重视技术作为经济要素的重大作用,我们一定会丢掉未来。

      中国通过30年的改革开放,依托于技术发展和传统工业的积累,当前涌现出一大批以新发展模式的制造企业。他们既是制造型企业同时具有互联网基因,以互联网商业模式获取订单,提供高品质但量身定制的产品,通过行业Know-How整合资源,调动链条内传统制造业产能,工厂内只进行精细化的系统集成组装或直接代工生产,在供应链管理下实现零库存、轻资产运营。这些商业模式上的创新,决定了制造业企业更多的投入是科学技术的研究开发,而不是机器设备等固定资产。以苹果、华为为代表的新型智能通讯终端,以特斯拉、比亚迪为代表的新能源汽车,都带有极强的“新商业”色彩,不仅仅是工业4.0,不仅仅是全自动化生产,更是依托于互联网实现全产业链的资源整合,全面提升制造产业的效率。

      2016年对中美两国经济而言,都有极强的里程碑意义。美国市值排名前五名的公司都是来自西海岸的高科技互联网公司,苹果、谷歌、Facebook、亚马逊和微软,已经把传统的银行、能源、消费巨头挤到了五名开外。在中国,前两名的公司是阿里和腾讯,而不再是宇宙行和两桶油。这标志着在世界两大经济体中,企业如果想保持长盛不衰,技术上必须要能持续引领创新。

      中国有发展智能制造有许多优势,第一,我们有规模巨大的制造产业,有巨大的提升空间;第二,我国在计算机、信息类领域工作的人员众多,2014年中、美、日工程技术领域里面研究生毕业人数中,已经是全球第一。第三,中国企业研发上的投入大幅度提高, 2010年左右中国已经超越了日本,在2020年左右会接近美国研发上的整体投入。第四,我们贴近最大的消费市场,同时拥有核心资源——质量高、数量级大的数据。所以我们还是有弯道超车的机会。

      其次,实现中国制造2025,必须大力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重视“大物移云”为代表的信息技术产业,重视人工智能,夯实智能制造基础。

      智能制造,最通俗易懂的理解就是“互联网+制造业”。实现中国制造2025,首先要发展以大数据、物联网、移动互联网、云计算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这是“互联网+”的基础,是培育中国制造2025的土壤。

      中国制造2025,离不开信息技术的长远发展。中国信息技术产业尤其是电子商务、工具软件等产业下游应用领域,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是我们在核心操作系统、高性能集成电路,基础电子元器件领域的短板,也是非常显著的。多少年以来,中国从海外进口的第一大产品,不是食品,不是石油,而是芯片。只有借助互联网,才能在十年的时间到2025年,实现制造业整体素质大幅提升,全员劳动生产率明显提高,工业化和信息化融合迈上新台阶,在全球产业分工和价值链中的地位明显提升。

      但是信息技术产业也正在发生极其重大的变化。今年是图灵奖设立50周年,这是计算机界最负盛名、最崇高的、有着“计算机界的诺贝尔奖”之称的奖项。未来10-20年,最伟大的事情可能还没有出现,可以预判,人工智能将是未来最重要的技术趋势。很在可能,在“2025时代”,制造业的驱动力可能将从“大物移云”转向“认知科技”。科学家发现,生物技术和计算机网络都具有摩尔定律的性质,如果信息与生物技术同时以几何级数迭代,不仅仅是制造业,人类将进入人工智能带来的“自由”时刻。

      人工智能就是下一次工业革命的工具,我们要充分利用人工智能改变人类生活的机遇。第一次工业革命利用电力解放了人类的生活,前几次工业革命都是机器帮助人,这一次会是机器代替人。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的发展,人类的体力劳动会被完全替代,制造工厂中不存在有人类劳动力,以智能机械等智能化自动化装备将提供整体的劳动力解决方案,人类社会也将达到“奇点”时刻。

      第三,全球科学技术目前处于缓慢生长的冬天,中国要思考如何抓住战略机遇期,实现弯道超车。

      任正非先生今年5月在全国科技创新大会上有一个精彩的发言,他提到从科技的角度来看,未来二、三十年人类社会将演变成一个智能社会,其深度和广度我们还想象不到。另外,他讲华为正在本行业逐步攻入无人区,处于无人领航,无既定规则,无人跟随的困境;华为跟着人跑的“机会主义”高速度,会逐步慢下来,创立引导理论的责任已经到来。他的结论是,越是前途不确定,越需要创造。

      这带给我们一个深刻的思考,是当前科学技术,尤其是尖端科技工业领域的创新正步入缓慢生长的冬季,人类并没有在基础层面实现科学技术的持续突破。比如,与三十年前相比,没有任何新材料,堪比当年发明塑料和人造橡胶,改进我们的工业日用品;没有任何新的工业,真正可以帮助人们将沙漠改造成绿洲,让海洋和冰川提供清洁用水;没有任何新能源,为降低化石燃料污染、减少雾霾保护环境,提供替代品;没有任何新的交通工具,帮助人们飞速进行环球之旅,反而是协和号飞机被封存、航天飞机停飞,往返火星和月球之旅仍然停留在想象之中;也没有任何突破的装备和技术,帮助人类了解地震、海啸、火山喷发和海洋最深处的真实机理。

      互联网的普及进一步弱化了人们对此问题的认知。尽管没有技术突破,但我们发明了虚拟现实和游戏,发明了即时通讯和智能手机,发明了颠覆传统的数字支付体系,扫灭传统的网络教育,以大数据追踪任何人的行为模式。双十一刚刚过去,电商平台让我们足不出户,挑灯夜战,清空购物车,千亿消费一日完成。由于缺乏真正的创新,互联网带来的便捷和科技外衣,创造许多令人眼花缭乱的场景,进一步迫使真正的创新只能让渡于横扫一切的消费和服务应用。

      从这个意义上讲,任正非先生讲的“科技攻入无人区”,不仅令我们鼓舞,也令我们警醒。因为Trump先生的当选,硅谷区域及至整个科技业的投资热情受到打压,这对中国是作为超越者的机遇,还是作为追随者的危机,我们必须慎重考虑。如同全国科技大会所提倡,当前,国家对战略科技支撑的需求比以往任何时期都更加迫切。要围绕国家重大战略需求,着力攻破关键核心技术,抢占事关长远和全局的科技战略制高点。

      最后,资本要为制造产业助力,完善与高科技产业配套的多层次直接融资体系,产融互动,鼓励创新,是帮助中国制造2025实现目标的唯一路径。

      张维迎和林毅夫先生近期关于产业政策的辩论,应该给我们在座各位对认识政府与市场的关系、高新产业的规律、世界各经济体的实践,以及在市场失灵领域如何发展基础科技等问题,带来了启发。中国制造2025的发展,离不开政府产业政策的引导,但是市场经济最终还是靠消费者买单,靠企业家的领导力和企业的创新实现,靠有效的金融和资本市场支持实体产业的发展。政府的引导作用应聚集于弥补市场失灵,推行财税普惠,优化的金融环境才能让资本稳定的长期的向智能制造业流入。

      没有华尔街就没有硅谷。没有配套的多层次直接融资体系,发展高科技产业恐怕会非常之难。第一,风险投资是扶植具有“新商业”新科技的创业企业崛起的重要力量。由于商业模式上的创新,新兴企业更多的投入是研究开发,而不是机器设备等固定资产,绝大多数企业不具备债权融资的资格,只能依靠风险投资才能做大做强。第二、PE和并购基金是提高产业集中度和效率,促进落后产能出清、的重要力量。不少传统制造业与资本相结合,以产业并购基金形式完成外延式增长与产业转型。第三、丰富的融资工具和合理的税制改革,是帮助传统企业转型、改善资产负债结构的重要力量。传统制造业普遍存在毛利率低、库存量大、资产负债率高、现金流差,没有丰富的融资工具,税负过重、利率过高,就会导致增长停滞、信用透支、融资难,杠杆率大幅增加,不再以获得实际的生产经营收益为目的的“怪圈”。第四,资本市场的优胜劣汰机制,能够使那些业绩下滑、产能落后的上市公司退市,让新兴和高成长的企业快速上市,让看不见的手而非“闲不住的手”去调配资源,才会催生出一批面向中国制造2025的好企业。

      全球经济正在进入负利率时代。负利率可能影响每个人,每个企业,也影响每个投资者,大家都要为此做些准备。中国制造2025的远景非常美好,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必须在推动发展的内生动力和活力上来一个根本性转变,大幅增加公共科技供给,才能帮助制造业真正转型升级,最终实现这一目标。我所在的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主要提供思想产品,华软资本主要提供金融产品,希望我们和大家一起,为加强中国的技术供给,推动智能制造产业多做些事情。

      谢谢大家!

     

     
  • 近日,由中国专利保护协会、江苏大学主办的“2016年第四届三江知识产权国际论坛”在江苏省镇江市举行,华软资本副总裁、中技华软知识产权基金总经理方银河先生应邀出席,并进行题为《挖掘知识产权的资本价值》主旨演讲。江苏省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美国专利商标局、美国知识产权法律协会、日本贸易振兴机构、清华大学、华为、中粮等政产学研代表就“知识产权与资本化”相关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与交流。

    知识产权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性资源和国际竞争力的核心要素,近年来成为资本界、政界乃至国际社会关注的热点。加强知识产权资本化运营是知识产权服务经济社会的创新发展。华软资本旗下中技华软知识产权基金所推出的“成长债”业务正是“知识产权与金融资源”结合的有效探索。成长债业务帮助轻资产的高科技企业以股权+知识产权质押向银行申请大额贷款,是国内债股结合、投贷联动的典范。方银河在演讲中谈到:投资者可以通过对知识产权的挖掘来判断企业股权的投资价值;同时,知识产权也可以成为二级市场投资的分析要素。

    未来,华软资本将进一步创新与知识产权相关的融资方式,与企业共同挖掘知识产权的资本价值,充分发挥知识产权资本化运营为社会经济发展所带来的新型动力。

     
  •   近期,财政部公布《关于联合公布第三批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示范项目加快推动示范项目建设的通知》,示范项目数量以及投资额度高于市场预期。目前PPP已被认为是托底经济的一大重要手段,对于金融而言,如何把握这一机会显得颇为重要。对此,华软资本总裁江鹏程认为,随着对风险判断能力的提高,一些私募基金将会以股权投资的形式参与PPP业务。而PE机构更倾向于对PPP业务链条上的公司进行股权投资,以此方式分羹PPP盛宴。不过,在对此类公司进行投资时,专业能力是首要考察因素,切不可夸大PPP的作用。

    借道分享PPP盛宴

    中国证券报:此前国家发改委发文表示,要发挥各类金融机构的专业优势,切实提高PPP项目融资效率,那么,PE机构目前如何参与PPP业务?

    江鹏程:PPP的本源是政府和社会资本之间进行合作,从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的角度来看,这样的实践已经开始。例如,政府为了促进中小企业发展,促进创业创新,设立引导基金作为母基金,再通过子基金将资金交给有管理能力的人去投资,这就是一种很好的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的模式。

      对于基建领域而言,私募基金也有参与的空间。一开始,私募基金会倾向于债权投资,随着机构对风险判断能力的提高,就会有一些私募基金进行股权投资,就像私募基金在房地产领域的业务发展轨迹一样。私募机构是否会以股权形式参与基建领域PPP业务,这首先取决于机构的风险判断能力,其次也与投资标的的特点有关,毕竟股权投资对资产的回报要求较高。对于私募股权投资机构而言,相比单独的PPP项目,我们更倾向于对做PPP的公司进行股权投资,即通过对PPP业务链条上的公司进行股权投资的方式分羹PPP盛宴。

    中国证券报:在这方面,华软资本有何布局?

    江鹏程:花王股份是我们投资比较早的一家公司,现在已经成功上市。我们投花王股份的时候,它还没有进行股改。之所以对其进行投资,主要有三方面的原因:首先,我们对于市政园林、地产园林行业比较看好;其次,在当地多家战略合作伙伴的支持下,我们对公司有了深度了解;最后,我们认为估值较为合适,我们当时是以不到10倍的PE进入的。在花王股份上市的过程中,华软资本也充分发挥了对资本市场熟悉的优势,引导其大力拓展华东地区以外的业务,有效保障了其顺利上市。

      良业照明是我们参与投资的另一家PPP业务领域的公司。自2016年起,良业照明在中国照明界首次提出“城市光环境运营商”的理念,致力于以PPP模式设计、投资、建设和运营优质的城市光环境。
    专业能力是核心

    中国证券报:事实上,随着第三批PPP示范项目公布,近期PPP再度成为资本市场的投资热点。从PE机构的视角,该如何看待PPP的投资机会?

    江鹏程:从股权投资的角度看,对于一家公司而言,PPP并不是一个产业机会,而是一种运营模式。我们要认识到,PPP是一种会在相关行业产生很大作用的运营模式,但能产生多大作用,取决于公司的专业能力,切不可夸大它对行业、对公司的改变。所以,对于一级市场投资而言,要把握趋势性的机会,切忌追逐热点,否则很容易掉进坑里。

      对于二级市场而言,PPP作为一种商业模式,上市公司如果能够积极把握,经过一段时间的积累后有助于改善、提高上市公司业绩,这是其投资逻辑。但要注意的是,在投资标的的选择上,专业能力依旧是最核心的考量因素。具体而言,从投资的角度,要通过上市公司做了多少项目和相关资源的储备推断它未来能做多少项目,而不是单纯想象它能做多少项目。

     
  •   2016年10月27日,北京华软科技发展基金会携手北京彩虹公益基金会,来到昌平南七家打工子弟学校,开展一年一度的交流活动。本次活动专门聘请了华云智联团队为该校五年级学生带来一堂生动的公益科技课。课程以“融合、健康、创新、发展”为宗旨,营造学科学、爱科学、用科学的浓郁氛围,激发学生勇于创新、勇于实践的科学精神。 本次科技课堂为期一年,将为学生们全方位打开科技之窗。

     

      在课堂上,老师将知识点生动讲解,再带领学生动手实践。学生们在自己搭建的一台小小“经纬仪”上,通过定位信息,从地图上准确找到学校的位置。大家为自己的新发现兴奋不已!为学生们打开科技视角,让他们努力去探索更精彩的世界,是这次公益科普活动的魅力所在。

     

     

      北京华软科技发展基金会,于2015年经北京市民政局批准正式成立。旨在“促进科学技术和科研教育,致力推动可持续发展”。基金会热衷于为青少年科技教育事业搭建平台,整合资源。多年来,一直与北京彩虹基金会联合推动多项公益教学活动,资助贫困学生,改善教学环境。

     

     

     

     

     

     
 
北京网站制作专业网站制作公司北京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