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当前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聚焦

《半岛网》| 江鹏程:提前布局,注重政策落地与落地之后

浏览:1930次 | 最后更新:2019-07-06

7月  6日,华软资本总裁江鹏程在2019青岛·中国财富论坛上进行发言,发言的主题为:青岛如何吸引创投机构与投资领域的提前布局。

“从青岛颁 布的十条政策来看,是很有竞争力和吸引力的,要注重现有政策的落地。创投机构需要和被投企业不断互动,地方政府可以作为创投机构和项目方的纽带。”华软资本江鹏程在以  “财  富助力航运贸易金融创新”为主题的2019中国财富论坛上如此表示。 


他还指出,2018年在美国的VC/PE的募集金额是2200亿美元,中国是1.3万亿人民币,两边的规模已经很接近了。但从另一个角度我们发现,这两差异还是很大的。因为美国85%到90%是并购基金,而真正的做VC和城镇的基金,只占10%-15%的份额,这个比例和欧洲是一样的,欧洲甚至更高,90%的新募基金都是并购类的。而中国的数字是怎样的呢?65%是成长类的基金,25%是VC类的基金。这两个加起来,90%是VC/PE,真正并购类的基金很少。当然了,背后有很多解读。从一个角 度来说,国内的做 VC/PE的基金远远是超过美国的。

以下是发言实录:

江鹏程:多谢论坛的主办方邀请我来参加这个分论坛。我叫江鹏程,来自华软资本,华软是一个纯民营的投资机构,我们现在的业务领域已经扩展到PE并购,甚至说上市公司控股权的交易等领域。但是VC仍然是我们最早很重要的一块业务,我 记得在2008年华软的第一支基金,当时就有地方政府的引导基金做支持,那支基金成立以后投了五个项目,有两个项目在国内IPO,有两个项目被上市公司收购,最后一个项目在新三板。因为是第一支基金,回报不错,所以近十年来华软有了很好的发展,目前管理的总规模超过200亿人民币,整个投资领域横跨从VC、PE并购整个生命周期。

我们投资的主要范围仍然集中在新一代信息技术、先进制造以及节能环保三个主要领域,其中新一代信息技术占了一半的投资额度。


非常荣幸受到邀请讨论关于青岛怎么因吸引创投机构,为青岛的新经济发展服务,我们的王锋王局长也在下面,所以我就提一点具体建议。吸引创投机构过来,很多地方政府都在做相同的政策。从青岛颁布的十条政策来看,是很有竞争力和吸引力的。所以我提的第一条建议,要注重现有政策的落地,因为我们有很多地方政府的合作,政策的落地对创投机构是非常重要的事情,这是我的第一点建议。第二点建议,其实功夫还在合作之后的互动。因为从创投机构,怎么样把募集来的资金,真正支持到新经济的企业里,很多时候是需要创投机构和被投企业不断互动。在这个过程中,地方政府是有很多资源,可以组织各种活动,作为创投机构和项目方的纽带。在落地之后,很多事情反而是更加重要的事情。


江鹏程:刚才我提到了,一个是政策的落地,补充一点,华软做了十年非常注意自己边界的问题,哪些是在我们能力范围内的,哪些是能力范围以外的。比如我们提到的,一直是新一代信息技术为主要的投资方向,在这个领域可以做很多事情,这个行业我们理解非常深刻,这个行业最厉害的人都在哪儿我们也都知道,一个企业出问题了,可以很快找到一些人才的拼图,甚至说找到市场,找到订单。在这个领域以外,我们扩展的和信息技术有关的,比如先进的制造,因为制造业里面涉及到很多嵌入式软件,涉及到很多智能制造的板块,其实跟信息技术都是密不可分的,我们做了一些拓展。节能环保也是相关的,当然和我们自己做投资的初心有关,所以我们在这三个领域是最主要的投资。而相反,我们走出去的话,扩展了这个区域,发现就不灵了。比如我们做一些消费类的,To C的业务,我们发现没有这样的专业能力,很多时候需要跟战略合作方,和其它上市公司一起来做,或者我们的同行,在这方面有专业认知的,有能力的,我们做一些合作。所以很多时候,认清自己的专业边界,同时和相关合作方大家一起来做,这是在我们这个行业非常重要的一条。刚才刘总也提到了,跨国并购的话,很多时候需要国外的合作伙伴甚至包括投行的资源做一些合作,这是第一点,对专业性的分享。


第二点,季总提到的和中美一些数据的比较,从数字上可以看到,在去年的时候,2018年在美国的VC/PE的募集金额是2200亿美元,中国的数字去年是1.3万亿人民币,其实是一个对等的数字。从这一点来说,两边的规模已经很接近了。但是,这是一个角度,从另一个角度我们发现,这两差异还是很大的。因为在美国的金额里面,我们可以看到,85%到90%是并购基金,而真正的做VC和城镇的基金,只占10%-15%的份额,这个比例和欧洲是一样的,欧洲甚至更高,90%的新募基金都是并购类的。而中国的数字是怎样的呢?65%是成长类的基金,25%是VC类的基金。这两个加起来,90%是VC/PE,真正并购类的基金很少。当然了,背后有很多解读。从一个角度来说,国内的做VCPE的基金远远是超过美国的,很多时候说美国硅谷怎么样,又出一个新的技术,这些投资人又有投资的奇迹出来,又赚了多少倍,其实这个不是美国的主流,美国的主流在并购里面。这也是华转在三四年前非常大的资源人力投入到并购领域,包括在上市公司控股权的变更过程中,我们去寻求旧的经济为主业的上市公司,在向新经济主业转型的过程中,我们去找这样的结构性的机会,做大比例的投资,做战略性的第二大股东,甚至在这些交易中,我们自己也控股了一家上市公司,叫华软科技,它的主业就是做金融科技的。所以在这个领域,我相信和信中利也是类似的想法,在这个领域里,我们需要更深耕,在专业的基础上需要做更多的并购类的交易,未来的方式,是不是跟美国最终的趋势走到同一个方向上,要做一个提前的布局。